新闻中心
新闻中心

18年前”鸭棚命案”告破 嫌犯在逃期间曾化名4次


发布日期:2021-03-04 06:31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那天他骑上摩托车,同妻子赵萍(化名)简单交代了几句,便离家往善琏镇上去了。而等他回来时发现鸭棚内满是血腥,妻子已经倒在血泊中,惨遭杀害。凶手没了踪影,时间一晃就是18年。

  6月3日,北京青年报记者从浙江南浔警方获悉,警方成功破获了一桩横跨18年的命案。

  2002年10月23日,吃完晚饭,沈辉和妻子赵萍交代了几句,就骑上摩托车往善链镇上去了。入了秋,天黑的比往常要早些,沈辉出门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,车灯照不到的角落里,有两个人正在看着他,其中一个正是几天前刚辞职的王某有。

  沈辉住在浙江省湖州市南浔区的一个小镇里,夫妻二人在镇上建了一个鸭棚,还经营着一家饲料店,事业顺遂,邻里关系也很是和睦,算是当地不错的小康之家。但是,他不会想到,正是这份平淡反而给自己引来了危险。

  因为养鸭规模不小,沈辉经常会雇几个农工跟着他一起照看鸭子,王某有就是其中一位。

  当时的王某有年仅21岁,虽然长得瘦瘦小小,却是早早就离家,在外四处打工。九月的一天,王某有突然告诉沈辉,自己要辞职。这让沈辉有些纳闷,明明他在自己这里干的好好的,为什么突然就要走呢?想着也许是人家有了更好的去处,沈辉没多挽留就给他结算好了工钱。

  那天是2002年10月19日,傍晚的时候,王某有提着一瓶酒去了王某住的工厂宿舍找他聊天,这时的他们并不知道,命运将在未来的三天里彻底改变。

  “那个老板家很有钱,至少有500万!”“晚上他会起来去鸭棚捡鸭蛋,我们趁他出去,先把老板娘搞死,抢了钱,要是老板回来就把老板也搞死!”王某有看出了老乡的犹豫,就更加努力地怂恿。

  案发 踩点两天后 仅一句对线时许,两人乘坐汽车从南浔到了练市镇。在一家铺子里拿走了一把榔头,“我记得那两个男的,个子都不大,要在我这买榔头,说要看看我墙上挂着的一把,我回头去取,再转身他们已经走了,拿走了我放在铺面上的另一把榔头,给我留下了钱。”随后,两人又买走了两把尖刀,晚上六点回到善链镇。

  当天晚上,王某有就打算动手,可是两人在鸭棚附近一直躲到第二天凌晨五点,都没能看到沈辉离开。就这样,在一家茶馆喝了两杯一元一位的茶后,两人又在善琏街上转悠了一天。

  10月23日傍晚17时30分,一束摩托车的灯光从鸭棚的方向照了过来,王某有认出这是老板,他正向善链镇街上去。两人也看准了时机摸进了沈辉家中。

  “老板干什么去了?”“你们要干什么?!”赵萍还没来得及反应,二人就已经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凶器下了杀手。

  在墙上的黑色皮包里,王某有翻到了一沓现金,又在屋内一通翻找后,极速逃窜。

  2002年10月23日晚18时许,浙江省湖州市南浔区公安分局接110电话报警,说在善琏镇港南村一个鸭棚内,自己的妻子被人残忍杀害。警方赶到的时候,沈辉正呆坐在地上,怀里抱着浑身是血的赵萍,屋里的5000元现金不知所踪。

  与此同时,警方封锁了善琏镇各个卡口,抓捕工作立刻开展起来。很快,一名浑身湿透、形色诡异的男子就在河边的卡口被拦了下来,从他的身上还搜出了3300元现金。这名男子就是王某。

  鸭棚的旁边是大片的稻田,从茅草屋逃出来的时候,王某有将凶器扔在了稻田里,又将一沓现金分给了王某,随后两人分头逃窜。但在逃跑之前,两人并没有约定在哪里碰头,自此,王某有凭空消失了18年。

  4月27日傍晚,在东莞警方的协助下,警方在一家工厂旁的台球室里成功抓获了王某有。

  经过调查,警方发现自从18年前的命案发生后,王某有一直潜逃在广东打零工,至今未婚,在逃期间,曾化用过4个名字,直至被抓获时依然称自己名叫秦某江。

  “我们是从湖州来的警察,再问你一遍,你叫什么名字?”听到“湖州”二字,王某有最后的心理防线被击破,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和在湖州市善琏镇犯下的罪行。至此,这一历时18年的命案也正式告破。

电竞竞猜

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