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中心
新闻中心

【北京扶贫报告•新疆卷】洛浦育出北京鸭


发布日期:2020-11-29 21:13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和田地区洛浦县,地处昆仑山北麓,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边缘,全县面积14287平方公里,绿洲面积仅占5.6%,近30万人口只有34万亩耕地。人多地少成了当地经济发展的最大掣肘,也让其成为北京对口帮扶的90个贫困旗县中“最难啃的骨头”,至今尚未摘帽。

  2017年,根据北京市扶贫协作的计划安排,北京平谷与新疆洛浦结成扶贫对子。扶贫干部发现,洛浦有成片的果树、核桃树,北京有全国最优质的樱桃谷瘦肉型种鸭,适合在洛浦发展林下养殖。在北京市援疆和田指挥部的推动下,洛浦开始打造鸭产业!

  2018年2月,洛浦县整合各类扶贫资金1.7亿元,加上社会投资,注册成立洛浦县利田香农食品有限公司。年孵化量1200万只苗鸭的孵化基地、10万只种鸭的养殖基地、年屠宰2000万只鸭的屠宰加工厂、年产12万吨的饲料加工厂,很快在洛浦北京工业园区拔地而起。

  最早嗅到鸭香味儿的农民阿布都热合木艾力,成了利田香农车间的一名工人。“两年前我还在地里干活,没想到现在和城里人一样,拿工资,住新房,每天按时上下班。”说起自己的工作,阿布都热合木艾力笑得合不拢嘴。

  他来自洛浦县杭桂镇其力格加依村,2015年成为建档立卡贫困户,家里三口人,只有两亩土地,主要靠打零工挣点钱,日子过得紧紧巴巴。房子也是土坯房,家徒四壁。进了工厂后,他搬进了安居房,宽敞明亮;有了工作,收入稳定。“我和媳妇都在这个厂里上班,每月有四五千元的收入,如果不想回家,还可以住在厂里,一日三餐都免费,日子过得很舒服。”

  在洛浦,像阿布都热合木艾力一样靠“鸭产业”走上致富路的约有5000户,不愿意进加工车间的,可以在家养鸭,做肉鸭物流、饲料加工等。

  利田香农公司党支部书记、项目负责人宋继刚介绍,按照“公司+村支部+合作社+互助组+贫困户”的模式,公司分别在和田地区洛浦县多鲁乡、杭桂镇、布亚乡、恰尔巴格乡、山普鲁镇、拜什托格拉克乡等6个乡镇建设了8个合作社、11个养殖基地,共建设了250座养殖棚。养殖棚“众筹”建设,每座棚带20户贫困户,贫困户自筹资金0.8万元/户,扶贫资金补助0.8万元/户,村委会壮大村集体经济入股3万元。免费统一供苗、统一饲料配送、统一疫病防治、统一技术服务、统一成鸭回收,实行集中规模化养殖。截至目前,北京金星鸭业公司已先后15次为利田香农引进北京四系父母代种鸭5万余只。

  宋继刚给我们算了笔账:每个大棚一茬能养5000只肉鸭,一年养6茬,一只鸭代养费3元,这样一个棚一年就能获得代养费9万元;除去养殖人工费、水电费等3万元,每户贫困户每年分红3000元。富余劳动力依托鸭产业其他岗位就业,每年人均收入可达3万余元,一年就能脱贫摘帽。

  农民有了钱,各家忙着添新衣、置家电,个个干劲儿十足。洛浦县利田香农食品有限公司也快速成长为集种鸭养殖、肉鸭孵化、饲料加工、屠宰加工、冷链物流为一体的综合型产业,目前已是全国第二大北京四系鸭繁育养殖基地。

  28岁的艾比拜麦麦提敏去年进入净毛车间,因工作出色,很快就当上了车间主任,每月工资4000多元。“我有驾驶证,准备再好好干几年,存一些钱,买一辆汽车。”说到未来,艾比拜麦麦提敏眼睛发亮。

  年初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,让洛浦白条鸭滞销。就在艾比拜麦麦提敏发愁之时,平谷区又向他们伸出了援手,协调忙销售洛浦白条鸭。

  4月27日晚,两辆载有48.1吨白条鸭的冷链货车,从洛浦县北京工业园区出发,于5月1日抵达平谷,北京市民“五一”期间就品尝到了鲜美的洛浦味道。随后,在北京援疆指挥部的推动下,洛浦扶贫鸭销售量达650余吨。

  眼下正值消费旺季,艾比拜麦麦提敏感觉自己离买辆车的目标越来越近了。

  和田地区洛浦县,地处昆仑山北麓,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边缘,全县面积14287平方公里,绿洲面积仅占5.6%,近30万人口只有34万亩耕地。人多地少成了当地经济发展的最大掣肘,也让其成为北京对口帮扶的90个贫困旗县中“最难啃的骨头”,至今尚未摘帽。

  2017年,根据北京市扶贫协作的计划安排,北京平谷与新疆洛浦结成扶贫对子。扶贫干部发现,洛浦有成片的果树、核桃树,北京有全国最优质的樱桃谷瘦肉型种鸭,适合在洛浦发展林下养殖。在北京市援疆和田指挥部的推动下,洛浦开始打造鸭产业!

  2018年2月,洛浦县整合各类扶贫资金1.7亿元,加上社会投资,注册成立洛浦县利田香农食品有限公司。年孵化量1200万只苗鸭的孵化基地、10万只种鸭的养殖基地、年屠宰2000万只鸭的屠宰加工厂、年产12万吨的饲料加工厂,很快在洛浦北京工业园区拔地而起。

  最早嗅到鸭香味儿的农民阿布都热合木艾力,成了利田香农车间的一名工人。“两年前我还在地里干活,没想到现在和城里人一样,拿工资,住新房,每天按时上下班。”说起自己的工作,阿布都热合木艾力笑得合不拢嘴。

  他来自洛浦县杭桂镇其力格加依村,2015年成为建档立卡贫困户,家里三口人,只有两亩土地,主要靠打零工挣点钱,日子过得紧紧巴巴。房子也是土坯房,家徒四壁。进了工厂后,他搬进了安居房,宽敞明亮;有了工作,收入稳定。“我和媳妇都在这个厂里上班,每月有四五千元的收入,如果不想回家,还可以住在厂里,一日三餐都免费,日子过得很舒服。”

  在洛浦,像阿布都热合木艾力一样靠“鸭产业”走上致富路的约有5000户,不愿意进加工车间的,可以在家养鸭,做肉鸭物流、饲料加工等。

  利田香农公司党支部书记、项目负责人宋继刚介绍,按照“公司+村支部+合作社+互助组+贫困户”的模式,公司分别在和田地区洛浦县多鲁乡、杭桂镇、布亚乡、恰尔巴格乡、山普鲁镇、拜什托格拉克乡等6个乡镇建设了8个合作社、11个养殖基地,共建设了250座养殖棚。养殖棚“众筹”建设,每座棚带20户贫困户,贫困户自筹资金0.8万元/户,扶贫资金补助0.8万元/户,村委会壮大村集体经济入股3万元。免费统一供苗、统一饲料配送、统一疫病防治、统一技术服务、统一成鸭回收,实行集中规模化养殖。截至目前,北京金星鸭业公司已先后15次为利田香农引进北京四系父母代种鸭5万余只。

  宋继刚给我们算了笔账:每个大棚一茬能养5000只肉鸭,一年养6茬,一只鸭代养费3元,这样一个棚一年就能获得代养费9万元;除去养殖人工费、水电费等3万元,每户贫困户每年分红3000元。富余劳动力依托鸭产业其他岗位就业,每年人均收入可达3万余元,一年就能脱贫摘帽。

  农民有了钱,各家忙着添新衣、置家电,个个干劲儿十足。洛浦县利田香农食品有限公司也快速成长为集种鸭养殖、肉鸭孵化、饲料加工、屠宰加工、冷链物流为一体的综合型产业,目前已是全国第二大北京四系鸭繁育养殖基地。

  28岁的艾比拜麦麦提敏去年进入净毛车间,因工作出色,很快就当上了车间主任,每月工资4000多元。“我有驾驶证,准备再好好干几年,存一些钱,买一辆汽车。”说到未来,艾比拜麦麦提敏眼睛发亮。

  年初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,让洛浦白条鸭滞销。就在艾比拜麦麦提敏发愁之时,平谷区又向他们伸出了援手,协调忙销售洛浦白条鸭。

  4月27日晚,两辆载有48.1吨白条鸭的冷链货车,从洛浦县北京工业园区出发,于5月1日抵达平谷,北京市民“五一”期间就品尝到了鲜美的洛浦味道。随后,在北京援疆指挥部的推动下,洛浦扶贫鸭销售量达650余吨。

  眼下正值消费旺季,艾比拜麦麦提敏感觉自己离买辆车的目标越来越近了。

沈阳麻将

×